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六合全年资料大全 > 内容

特段无敌必中特段

时间:2017-09-28 07:02  来源:未知    作者:admin  点击:

  人,或许你本是烙在他心头的一颗朱砂,最后却成了一朵让他可望而不可及的彼岸花。不知是光阴的交错,还是的,有种爱,永远只离你一转身的距离,一旦开始,永无结束。你来,瘦了他的幽梦;你去,肥了他的相思。

  生活总是这样,零零碎碎,纷纷扰扰,浮躁与喧嚣并存,无奈伴着落寞.人的一生里,总有着漫长的冬天,有着无尽的平淡,有太多不尽人意的境遇,也总有着伤感的雨滴,朦胧着我们的眼睛。

  将书搬出来,用布沾了纸巾轻轻擦拭,再用牛皮纸重新装订,决定,这次再也不会将它们搁置在一边,而是重温年青时的少女的梦想。书香,像一位涂脂抹粉的女子,以曼妙的舞姿,迷住了我的双眼;书香,像一位在河边嬉戏的,荡漾着青春的不老情怀;书香,像一位吹着玉笛的女子,倾世的妙音使我深深迷醉;书香,像一位唱着甜美歌曲的村姑,口吐朵朵,乡情,乡音,乡韵,融合在浓浓的山间田野中……

  “陌上欣欣青绿邈,岁岁年年,无终了。”那又是谁蹙一弯峨眉,流转于潋滟碧波;嬉一袭水袖,惊鸿在风尘阙歌?逸动的涟漪,惑起的水滴,风动荷香,花开莲池。那又是谁羞答答的捧起那一宛粉,一宛白,以珠水空灵的韵味勾勒出那娓娓垂涎流香?风过,心头一抹芬芳,指尖一缕余香。是开了吗?是她处处开了吗? 那我为何只见花开,不见你来?

  “陌上欣欣青绿邈,岁岁年年,无终了。”那又是谁蹙一弯峨眉,流转于潋滟碧波;嬉一袭水袖,惊鸿在风尘阙歌?逸动的涟漪,惑起的水滴,风动荷香,花开莲池。那又是谁羞答答的捧起那一宛粉,一宛白,以珠水空灵的韵味勾勒出那娓娓垂涎流香?风过,心头一抹芬芳,指尖一缕余香。是开了吗?是她处处开了吗? 那我为何只见花开,不见你来?

  文字,我了几年,又断断续续了好几年,如今,它已经成为我的一个爱好,一个寄托,而我一直寻寻觅觅的东西,就是写出一篇篇好的文章,不求稿酬,不求名声,不求鲜花掌声,只求它是自己心灵开出的一朵花,迎着春光,明媚绽放!

  时光仿佛把这一群为生活四处奔波的人,带回到了二十五年前。一杯杯香醇的美酒里,没有沾染一点世态的炎凉,一盘盘可口的菜肴里,没有加入半点的悲欢。分别二十五年的盛宴,堆满喜悦,荡满。

  翻阅着彩的每页,每一段落,都在一笔笔墨中绿了始终,沾着生命的绿色,卷一朵浅浅的云,淡淡去抒怀,淡看人生沉浮,浅言岁月蹉跎,可以芳香不改,初心如前,那便是最好的一笔绿。看远山眉黛,是风沙过葱荣,是雨季过后的清新;依近旁花草,满心的欢喜情思。左一笔,右一笔,在不争的岁月里翠绿满眼!

  三月门扉、时光向晚,邀春燕送去锦帛,写满了思念。遇见是春水初生,思念是春林初盛,待到离别,才发现春风十里都不如你。当初,义无反顾,的,相守在一起。不求一世长安,岁月清明,但求无过,日子疏浅。可后来才懂得,不管你的誓诺是小是大,唯拥有一颗恒久不变的心才能允以实现。

相关推荐